奇才马斯克:超乎常人的创新者
作者:梅丽莎·席林
2020-05-16
摘要:压力越大,马斯克表现得越好,凡是亲眼目睹他经历一切的人都会更加敬佩他。他就像漫步在月球的人,大胆而无畏,未来似乎不可限量。

正如所见,卡曼与乔布斯都对自己的推理能力和洞察力充满信心,所以才能任意无视那些束缚他人的“规则”。这种自信心让他们能够大胆思考,无所畏惧的应对他人认为不可能完成的项目。

一个人对于自己解决问题和实现目标能力的信心,心理学家称之为“自我效能感”,自我效能感特别高的人容易挑战大多数人通常不会涉足的更大或更复杂的问题。马斯克和他对于把人类带到火星并解决持续性能源生产问题的追求,即是将自我效能的力量展现得淋漓尽致。

28岁就当上百万富翁的马斯克,开始思索下一步该做什么。悠闲度日绝不是野心勃勃的马斯克想要的选项,他曾说:“整天躺在海滩上对我来说很可怕……,我肯定会发疯,然后吸毒成瘾……,我喜欢从事高压工作。在评估如何规划自己生活时,他问自己:“对未来影响最深的会是什么?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虽然观察家可能会以惊奇和夸张的口吻来描述马斯克的成就,但马斯克本人却沉着自信,专注在自己想解决的问题上:创造真正可持续的能源生产,并使人类成为行星间的物种。与马斯克共同成立PayPal的马克思·列夫琴(Max Levchin)表示:“每当有人说不可能时,他总是耸耸肩说:‘我想我做得到。’”

这种“我想我做得到”就是关键所在,马斯克直觉相信自己有能力实现任何目标且克服任何障碍,这种本能的直觉是他性格中最重要的特点,能够让他成为超乎常人的创新者。

 

自我效能感高的人不求被理解

自我效能感是一种对于特定任务的自信心,例如一个人对于自己解决特定问题和实现特定目标的能力所抱持的信念。在推理和判断方面具有高度自我效能感的人,会对自己评估问题性质与解决方案的效用或可行性的能力充满信心。

换言之,自我效能感高的人会坚信一个即使其他人不相信的想法,因为他相信自己的判断,并不指望其他人能够理解他的推论。毕竟,这类人之所以会有这种自我效能感,其中一点是因为他们的早期经验,发现自己比周围的人更聪明或更有创造力。

举例来说,当马斯克看到外界对于他从百科全书中的理解力与记忆力大感吃惊时,他不仅得知自己的能力程度,也明白其他人可能跟不上他的脚步;乔布斯也有类似的体悟,他在青少年时期意识到自己比养父母还聪明;玛丽·居礼五岁就察觉自己的阅读能力远超越兄弟姐妹,而父母发现后震惊不已的态度吓得她泪流满面,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

自我效能感极高无法保证一个人必会产生与主流不协调的思维和行为,但确实会增加这种可能性:一个相信自己比群众更清楚的人,不太可能屈从于群众的意愿。虽然许多人都会冒出奇特想法,但通常他们会先怀疑自己,然后一有批评迹象便放弃自己的想法。

他们可能会以为,如果自己的想法真的很棒,就不会有太多的反对意见或是早已获得落实,想法异常即表明了这可能不是个好主意的信号。但是,自我效能感强的人并不会把异常想法解读为负面信号,因为这类人相信自己有能力评估其想法的价值,不期待他人都能“明白”。

 

他人成功经验也有激励作用

引发高度自我效能感的三个主因是:个人经验(先前成功解决某个问题或任务的经验)、替代经验(看到别人成功解决某个问题或任务)及言语说服(经他人说服而相信自己有能力成功解决某个问题或任务)。可想而知,上述因素中影响最大的是个人经验。

如前所述,所有突破性创新者,可能在人生初期都有一些察觉到自己比周遭许多人更聪明或更有能力的时刻,其中许多人更获得重大的“初期胜利”(early wins),而充分证明了他们的创新或创业能力。

例如,马斯克12岁就开发一款电子游戏,并成功销售出去。虽然现在的孩子可以随时使用工具来设计自己的游戏,但在1984年的环境背景大不相同,当时第一台个人电脑也不过上市没几年。

尽管关于自我效能感的研究一致认为,产生自我效能感的最可靠来源是个人经验,但其它证据也显示替代经验可以提升自我效能感。也就是说,某程度上人可以通过观察他人的成就来了解自己的能力。看到别人即使面对巨大阻碍也能实现自己目标,会使人受到激励,让人有种“如果他们做得到,我也能做到”的感觉。

身为一种复杂、学习性及社交型的生物,人类在与世界互动过程所学到的很多事物,都是从观察他人、查看他人行为及行为后果而来。

 

越平凡的创新经验越具说服力

当团体组织在赞颂一个人积极克服重大阻碍,或在他人放弃时坚持不懈的故事时,其实是运用了英雄故事向其他人传达组织的价值观和员工的能力。

马斯克的天才是公认的,他属于那种从小就异于常人的人,鹤立鸡群,他们思维方式不同于常人,他们能以全新的角度看待问题,找到极具洞见的创意。这些人就是为改变世界而生的。

马斯克曾表示,存在一种很好的思维框架,那是物理的概念——被称为“第一原理思维”。意思就是,我们将事物“「煮沸”,最后只剩下了最基础的本质,而所有的因果关系都源自这里,这与“类推思维”刚好相反。在我们的一生中,主要都是在使用“类推思维”,这基本上意味着,我们会复制别人的行为和模式,然后进行微小变化。而你也必须这么做,否则从精神层面上来说,你无法过好每一天。但如果你想创造一些不同的新事物,你必须应用物理学的方法,因为物理学真的可以弄清楚那些违反直觉的新事物,例如量子力学——这是非常违反直觉的。

我们应该考量言语说服对于自我效能感的影响。也就是说,你能单凭言论说服他们相信自己有能力吗?研究显示,告诉成人他们能够达成目标,除非他们自己有过类似的成功经历,或在他们认同的人身上看到这样的成功,不然通常无法有效说服。此外,言语劝说如果欠缺实质性和真实性,即使对象是儿童也不会奏效。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