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隐私:各国都需要关注
作者:Jade
2020-05-19
摘要:破天荒合推追踪疫情APP:数月内将直接内建到数十亿用户手机之中,用户接触感染者,手机自动警示。

英国人认同数位追踪:严峻局势证明,民主社会的不可能措···

iPhone供应商苹果创办人乔布斯曾向开发智能型手机平台的网络搜寻龙头Google发起“核战”。时至今日,这两家全球身价最高的企业联手开发COVID-19病毒的接触者追踪(contact tracing)系统。“我们认定,这场疾病正大规模威胁人类生存,”一名参与计划的员工说,“为此,竞争暂时搁置。”

 

维权组织忧心

若变“免疫护照”,会揭露隐私

这套系统初版已在4月底释出,当用户接触染疫者时会收到警示,预计在数月内各自直接内建在全球数10亿用户的智能型手机平台里。两家大厂用意是协助隔离染疫族群、重新开放经济。但这套追踪与追溯工具强调隐私而非集中监管,反倒是和官方机构形成全新对抗。

许多国家对于最有效利用科技阻止疾病爆发之道各有各的想法,包括监视人口活动并建立庞大的公民资料数据库。要是它们采用App广搜更多数据,舆论就会烧起来。“人们关注隐私的程度取决于有何相对好处,”哈佛商学院副教授约翰(Leslie John)专研隐私决策心理学,“生死攸关之际,人们可能比较愿意为了健康放弃个资

这支全新App核心问题是,一边有效协助控制新兴疫情爆炸,另一边则是与侵犯隐私之间存在直接的利害权衡关系。激进派担忧,它美其名是追踪病毒,但最终会沦为“免疫护照”,即要求公民在搭乘公共交通工具或参加足球比赛前,必须在手机上显示健康状况。

苹果与Google坚称,它们的技术绝对禁止不遵守隐私准则的公共卫生机构踩线,而且希望是由个人自由选择是否加入计划。科技大厂与政府之间的僵局如何收场,将有决定全世界在疫苗就定位之前多早就能解封的力量。

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前首席技术员索塔尼说:“此刻,每个人都很绝望。我们都在寻找自救的技术。”当人人深受维持社交距离、普筛与隔离管理的政策影响时,接触者追踪软件有助“打破感染链”;不过他补充:“科技大厂兜售的目标与方式是,未来它们将成为银弹。但产品本身不该被如此定义。”

即使两大龙头没有征召全球一半人口手上的智能型手机,接触者追踪本身就是入侵行为。传统科技涉及追踪染疫者探访过的人、物、地,世界卫生组织(WHO)鼓励染疫者“明确列出每一位接触者,并告知接触状况”。现在,以两大龙头为首的科技商都希望,采用数字化方式将流程大幅扩及所有人群。

但是它们的意图将面临空前的道德困境,最有效的接触者追踪工具完全无视隐私问题:App将是强制性启用,系统会辨识每一名用户,无论走到哪里就会被追踪到哪里:包括信用卡交易、监视录像机。一家初创企业甚至建议使用人工智能搭配闭路电视,监控街上行人是否保持1.5米安全距离。

这支App的运作之道是:每15分钟通过蓝牙发送、接收一次匿名随机数讯号。若有一名染疫者告知软件他们的检测结果是阳性,任何最近接触过的智能型手机用户就会收到警报与处理步骤。多数数据仍保留在手机里,以便最大程度减少黑客或政府“反匿名”的可能性。

危机当前,广泛监视系统被视为合理权宜之计。《金融时报》委托民调机构统计的结果显示,高达2/3英国人赞成政府采用手机追溯做法,以消灭流行病。智库布莱尔全球变迁研究机构表示,局势严峻证明,通常不宽容于民主社会的“不可能”措施会升格为合理举措。

问题的症结在于,接触者追踪能否真正兼顾匿名与有效性。蓝牙与GPS不同,只追踪用户之间的距离,而非精准位置;此外,就两名用户彼此相处时间的长短、“遇上”的定义也说不清楚。

 

英、法、美政府开发追踪App

专家呼吁,疫情过后必须退场

如果仅将接触时间设定成几秒钟,系统高频反复作用可能造成假警报、导致破坏并引发妄想症;但若设定成半小时,以至于用户长时间在外乱窜,浑然不知系统侦测不到,而非安全无虞,结果是过度自我感觉良好而放松警戒。

苹果、Google原定频率是五分钟,但恐怕也是拉太长。根据《哈佛健康》说法,个人吸入病毒后的传染能力长达72小时。网络安全软件商Okta执行董事罗杰斯认为,为求成效,时间是近距离30秒接触。

苹果、Google推出App之前,英国已经自主开发App,现在正推广全国性试用;欧洲也有两家机构正在探索所谓的邻近追踪(proximity tracing)。在美国,各种App陆续冒出头,其中有些与苹果、Google的提案吻合,有些则打算独立作业。

法国则是采用中央服务器以不记名的方式记录,集中管理病毒染疫者的设备。4月下旬,近300名学者背书认同苹果、Google将信息储存在用户设备的“分散式”做法,宣称中央式管理有“任务偏离”的风险,而且可能“引发灾难一般的重创社会对App的信任和接受度。”

有些隐私维权组织担心,如果接触者追踪演变成个人进入公共场域所需的“护照”,大企业很难履行自愿加入的保证,因此敦促公卫当局保证,一旦疫情告终,App必须退场。技术专家吉尔莫(Daniel Kahn Gillmor)更说:“如果我们只是要压抑疫情,其实无需要100%参与度。但如果最终证明无效,也希望对方信守承诺关闭它。”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