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企业价值观,先改变创投业者
作者:编辑部
2020-03-20
摘要:要改变企业价值观,先改变创投业者。这些公司也会侵蚀民主的基础。有信誉的创投业者(原本就是高身价的个人)获得超高比率的报酬。

美国企业界不惜一切追求增长的做法,成功的公司实在太少,但这个观念却盛行了太久。最近,企业圆桌会议(Business Roundtable)中带头的CEO们得到类似的结论,他们发布一份以企业目的为主题的声明,拒绝以股东报酬最大化作为企业的唯一目标。

如果企业圆桌会议的CEO们,是认真想要修正股东资本主义,他们就应诚实检视是谁获得资金、当地社区受到什么影响,以及相关讨论中缺少哪些人的意见。已有愈来愈多的证据显示,创投资金支持的公司,设计目的是要破坏既有模式、取得市场主导地位和超高的投资报酬率,这类公司会培养出有毒的企业文化、剥削员工,以及领导阶层与股东的同质性太高。

在一些案例中,这些公司也可能会动摇了构成当地经济基石的产业,而有些人认为,这些公司也会侵蚀民主的基础。有信誉的创投业者(原本就是高身价的个人)获得超高比率的报酬。而员工得到的是微不足道、通常很昂贵的股票选择权,难以取得大量股权。

为此,在企业圆桌会议考虑下一步骤时,我们提出三点建议:

新创公司和新产业的公司

需要有创投以外的其他选择

并非每个人都有公平的创业机会。根据一项分析,创投业有80%的人是男性,将近60%是白人男性,40%的人出身自两所大学。同时,整体创投资金的80%流向仅仅三个州。创投资金支持的创办人当中,不到1%是黑人,3%是女性。把所有权与治理权分配给较多的利害关系人,是进行变革的最直接方式。

企业圆桌会议可以支持并学习既有的组织与基金会的做法,像是黑色与棕色创办人Black & Brown Founders)、原住民妇女领导Native Women Lead)、统一数位化Digital Undivided),创办人健身房Founder Gym)和后台资金Backstage Capital)等,它们直接处理一些进入障碍。在密西西比州,合作杰克逊Cooperation Jackson)建立了一个由工作者拥有、自主管理的合作社网络。在纽约州,合作居家照护联合会Cooperative Home Care Associates)的90%以上所有权由有色女性持有,是该州工作者拥有的最大合作社。在科罗拉多州,像中流砥柱计划Mainstreet program)这种以个人特性为主的另类融资模式,处理的是自金融危机以来社区贷款大幅减少的问题,这使得背负学生贷款债务的千禧世代创业者,有机会取得企业所有权。圆桌会议和这些组织合作并支持它们,可增强最接近那些问题的当地领导人已经在进行的努力。他们可以和自己想要吸引的民众一起打造解决方案,而非由他们为那些民众打造解决方案。

向现有的斑马公司学习

优先顺序是员工、企业目的和获利的企业,也就是圆桌会议正在寻求的那类型企业,早已存在,而且为数众多。我们认为,在每天创立的企业中这一类占了大多数,尤其是像我们这种向来没机会取得企业所有权的创办人(少数族裔的女性创业者)所创立的企业。

过去三年来,背景多元的创办人社群集结起来,推动斑马团结Zebras Unite)运动。价值超过十亿美元的高增长新创公司,被称为独角兽公司,而斑马公司与它们不同,优先考虑的是互利互惠、繁荣共享和社会福祉,而非硅谷那种赢家全拿的思维。其中许多斑马公司是由女性和有色人种组成的边缘企业。它们最重要的价值观,正是圆桌会议目前正在推广的价值观。2017年一场有250名创业者参加的聚会中,与会者大多数是女性和有色人种,70%的人表示:对社区与公众有益是他们最重要的价值观,其次是再生增长(regenerative growth,占54%),合作(45%),双赢(占43%)和长期获利能力(43%)。圆桌会议成员可参考已实现这些价值观的斑马公司创办人的生活经验,包括他们的公司结构、雇用实务、运营和社区参与等等。

建立更多公共/私人协作关系

下一步是在华尔街(金融业)和主要大街(各行各业,一般人民)之间架起一座桥梁。我们每个人都已在自己的领域展开两次这种实验。

在芝加哥,市民交流Civic Exchange,本文作者之一珍妮佛是共同创办人)是新成立的一个共用工作空间和学习社群,重心是新闻、资讯和技术如何增进民主与自由。这些新创公司致力于新闻、政府、教育和社会服务,协助民主机构的演变发展,以便提供更好的服务给大众。他们认识到团结起来更加强大,因而得以实现这个目标。

在奥勒冈州,企业改善波特兰Business for a Better Portland,本文作者之一玛拉是共同创办人)是波特兰市成长最快的商业组织,一直在倡导进行重大投资,为有色人种社区提供干净能源业的工作、负担得起的住宅,并让所有创业者可公平地获得资金。我们努力推动提高公司税,今年协助通过的教育投资已超过20亿美元。

我们在创设这些组织、我们自己的公司(分别是SwitchboardHearken)和斑马团结运动的过程中学到的是,企业能够彼此交流合作、处理上述的重大公民议题的前提是,它们了解那些挑战,在一开始曾经历那些挑战,而且已经和立法者建立关系以解决那些问题。圆桌会议成员可以进行结构性、系统化的投资,以促进更深入、更真实的公私伙伴关系,以及私营部门的合作。我们开始看到更多的企业领导人带头冲锋,例如SalesforceCEO马克·贝尼奥夫(Marc Benioff)和Cloudability共同创办人马特·艾利斯(Mat Ellis),他们明白,第一步就是美国企业界开始缴纳它们应该缴纳的税。

我们通过创办多家公司和支持组织的工作,而得以明白,更具包容性的企业成长之路是存在的,而且我们必须依循这条路前行。我们已找到一些有创意的协作解决方案,以确保更多人和更多社区在我们的组织内占有一席之地,我们也期待和企业圆桌会议一起扩大这些机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