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商业报道 > 行业分析 > 纺织服装  
 
中国商讯 国际商讯 商业内幕 消费真相 公司经营 公司消息 城市话题 商业评论 风险投资 商务政策 中外富豪 焦点人物 名人语录
 
外汇 广告 婚庆 电脑 外贸 域名 投资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银行和供应商向纵横集团追讨近45亿债务
2008-12-11 17:44 来源:新浪  
摘要:

   12月10日,位于绍兴市袍江工业区的纵横控股集团(以下简称纵横集团),一派混乱景象。大门毫不设防,在四楼的解困重组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外,聚集的债权人多过工作人员。


  纵横促纺织业险情引爆

  这些前来讨债的各地供应商,债权最多的已经达到1000万元。与此同时,亦有各地银行的代表不时闪现,知情人士透露,纵横集团身负的银行债务高达40亿元。

  而在办公楼后面,纵横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袁柏仁的奔驰车和他夫人的宝马车,已经静静停在那里1个多月了。

  纵横集团是继华联三鑫之后,绍兴另一家陷入资金链断裂冰窟的大型企业。而在2008年中国企业500强名单上,华联三鑫和纵横集团赫然在列。

  目前,纵横集团不仅无力支付银行总共高达40亿元的贷款,自身的流动资金也已经枯竭。绍兴市已经成立解困重组工作领导小组(下称工作小组),进驻厂区对其资产进行清查,并与重组方和债权人谈判。

  急诊纵横

  记者在纵横集团厂区看到,虽然仍有运送货物的车辆进出,但大部分车间均已停工。而最忙碌的,则是工作组的成员,不时有债权人前来讨债。

  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目前纵横集团的业务,由绍兴本地另一家化纤企业——浙江古纤道新材料有限公司(下称古纤道)进行承揽加工。“之前签订的合同是2个月,但现在已经到期了,还没有好转,就延长到了半年。”

  “最多的时候,纵横集团有七八千人,现在只有3200多职工。”该人士表示。

  而地方政府,也已经委托绍兴中兴会计师事务所来对纵横集团的资产情况进行审计。

  “之前预计的7-10天就可以完成审计,但后来才发现,资产情况太复杂了,两周了还没有完成。”

  据接近工作组的人士介绍,纵横集团的应收应付账款接近30亿元,有2000多笔。“目前已经审计的,只是它总部这块的资产,至于外面的窟窿有多大,还很难讲。”

  记者获悉,目前审计小组已经兵分三路,其中一路去重庆、成都和武汉,一路去江苏和上海,另一路去的北京和天津。每组4个人,对纵横集团省外资产的经营情况进行审计。

  “外面的资产不流失,才能保证重组的进行。”上述人士表示。

  而除了银行的巨额债务外,纵横集团亦拖欠了供应商的大量货款。记者得到的数据显示,纵横集团欠钱的供应商有230家,总金额4.9亿元。

  “我们的货款,之前都是滞后一个月就可以收回,但自从纵横出现资金链紧张之后,就开始拖延。而另一方面,它又提前收它的客户的货款,这样从上下两端尽量获取现金。”有一家供应商的业务员告诉记者。

  致命一击

  成败皆银行,巨额的亏损使得纵横集团的现金流几乎陷入枯竭的境地,而真正给纵横集团致命一击的,正是一家国有大型银行。

  相关内部数据显示,至今年9月份,纵横集团的资金缺口业已多达8亿元,单凭纵横一己之力已经无法扭转这一危局。

  于是,纵横集团向上述大型国有银行进行求助,希望能够帮其弥补这一资金缺口。而根据本报记者调查,在纵横集团多达40多亿元的银行贷款和信用证贷款总量中,该银行向纵横集团发放的贷款总额就达到了约16亿元,其中该行总行约为14亿元。

  9月份,该行开始多次赴纵横集团进行授信调查。当时,袁柏仁表示,在此后一段时期内将到期的1.5亿元授信先行还清,另外,政府亦有意将其工业用地性质变更为商业用地,并允许其二次抵押给该行。

  除此之外,纵横集团又拿了7亿资产作为抵押以便获得上述银行的援手。

  “这些动作对于已经风雨飘摇的纵横集团而言,力度已经非常大了,诚意也已经足够。”上述接近纵横集团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

  但令袁柏仁没有想到的是,在付出了巨大努力之后,该国有银行最后却并没有给纵横集团8亿元的补缺贷款。这致命一击令原本资金链行将崩裂的纵横集团回春乏术。

  实际上,除了该银行停施援手之外,其他银行自去年以来依然继续向纵横集团新增贷款额度。例如,广发银行、民生银行(4.44,-0.18,-3.90%,吧)去年底分别给纵横集团新增2亿、3.3亿贷款额度,而上海银行则在今年新增9000万贷款额度。

  知情人士透露,袁柏仁曾经向自己公司中层以上的干部借钱,以希望解燃眉之急,但纵横集团的命运似乎早已锁定。

  陨灭的跨行业集团梦

  在袁柏仁的脑海里,一直描绘着一幅美妙的公司发展蓝图,即把纵横集团建设成一家以化纤实业为基础,同时以金融股权和其他包括水电等行业投资为增长点的跨行业综合性大型集团企业。

  “其实,这么多年来,尽管集团版图时而扩张,时而收缩,但始终有一样东西如梦魇般纠缠着老袁,那就是紧绷的资金链。”接近纵横集团的绍兴当地银行人士向本报记者坦言。

  纵横集团资金链紧绷这一“痼疾”的祸根,在于2003年对五大项目的急剧扩张。

  纵横集团的这些大手笔项目具体包括,在马海工业园区投产40万吨聚酯化纤生产项目;迅速上马60万吨的PTA生产线;重金下注邯郸纵横钢铁有限公司(下称纵横钢铁);涉足房地产行业,投资开发集团对面的“财富中心”;联合湖北巴东电力投资11亿元开发沿渡河流梯级电站。

  对于这些投资项目,纵横集团几乎都以“败走麦城”的结局收场。其中,聚酯化纤项目启动之后,让纵横集团始料未及的是,作为其原材料的原油,价格暴涨,与此同时,下游化纤产品的价格却因为低价竞争而无法提升,两头夹击之下,利润远远低于预期。而PTA生产线则因为得不到批文,最终转手给华联三鑫。

  “另外,虽然投资纵横钢铁当年就获益5亿元,但这显然并不足以还贷。”知情人士透露,同样遭遇厄运的是房地产项目,进入该行业较早的纵横集团,却没有获得多少盈利。

  “2004年4月底,随着银根收缩,银行停止了向纵横集团的一切放贷。”绍兴当地银行人士回忆称,“从开始至今,纵横的现金流就从没有宽松过,而老袁也就一直为资金而奔波、忙碌着。”

  本报记者获得的数据证实了上述判断。2003年底,纵横集团的贷款余额达到了25亿元,但在2004年年底,这一数字仅为17个亿,骤降了8亿元。

  但此时,“纵横帝国”仅仅是稍微露出一点疲态而已,至2006年,当纵横集团资金链紧张程度稍有缓解之际,袁柏仁随即开始大力调整产业的布局结构。

  而其中令人意外的是,纵横集团逐步收缩化纤产业布局,取而代之进行扩张的则是参股了多达5家城市商业银行的股权。

  据本报记者调查,纵横集团参股的城市商业银行为绍兴本地的绍兴市商业银行、成都市商业银行、武汉市商业银行、三峡银行等5家,除此之外,纵横集团亦向安徽某银行打入了意欲参股的保证金,总动用资金达到了8亿多元。

  相对比的则是,纵横集团对纺织主业的心猿意马,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纵横集团办公楼对面的纺织厂房,已经空置了1年多时间了。

  巨亏30多亿

  尽管袁柏仁一直在缓解资金链紧张和调整企业架构的钢丝网上跳舞,但最终将纵横集团拖入深渊的还是自己赖以起家的化纤行业。

  因为全球金融危机,纵横集团原本高价购进的原材料因为国际原油价格的暴挫而价值大幅缩水,与此相应的则是,因为全球经济的不景气,企业对化纤产品的需求大幅下降,从而导致化纤产品价格从13000元/吨一路下滑至7000元/吨左右。

  “这样一来,从财务危机的真正暴露的2008年8月份以来,纵横集团的产品销售收入从原来正常情况的5亿元/月,下降了一半,为2.5亿元/月。这对于纵横而言无疑是最深层的打击。”知情人士称。

  据初步统计,目前纵横集团的亏损总额约在30亿元左右。

  上述知情人士还透露,在亏损额中,每年累积的经营亏损大概占2/3比例,而资产缩水则占了另外的1/3。

  而为了缓解紧绷的资金链,袁柏仁开始玩起了高财务成本的信用证买卖,但是频繁买卖信用证而产生的高达6%的财务成本,在目前来看,似乎更像是袁柏仁挽救纵横集团的“饮鸩止渴”之举。

  记者获悉,工作小组已经对纵横集团的违规资金运作进行审计调查,其中或许还包括民间高息借贷。

关键词:            
  评论 文章“银行和供应商向纵横集团追讨近45亿债务”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商业报道”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商业报道”,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该作品发表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增值税转型后将助推纺织行业整体升级
 浙江纵横集团崩盘 纺织业险情接连引爆
 纵横集团老总刚入围富豪榜15天 公司亏空30亿
 浙江纵横集团资金链断裂 化纤行业竞争惨烈
 绍兴最大印染企业逃跑董事长夫妇被批捕
 国务院出台六项措施促进轻纺工业健康发展
邮件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