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商业报道 > 行业分析 > 矿产资源  
 
中国商讯 国际商讯 商业内幕 消费真相 公司经营 公司消息 城市话题 商业评论 风险投资 商务政策 中外富豪 焦点人物 名人语录
 
外汇 广告 婚庆 电脑 外贸 域名 投资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正确的矿产资源政策首先在于确认公有资源产权
2009-11-02 15:57   
摘要:曾经公认的一种分类方案是:以自然界的土地和矿藏为物质基础的农、林、牧、渔和矿业通称为第一产业。

  邋遢道人在乌有之乡“农业的出路”一文中说:“1995年,我国第二产业(采掘、制造、水电暖、建筑)增加值28538亿元,二产业就业14315万人,人均创造GDP为19935元。”说矿业是第二产业是借用经济管理者模糊公有矿业权的说法。其实,采掘业或矿业并非第二产业而是第一产业。

  矿业在产业结构中的地位

  矿业开发者和农民一样,都站在向大自然进军的第一线。如果没有他们向社会提供最初始的物质财富,从事其他产业的人们就都要回到大自然中去求生。

  国际上发生次贷和信用危机以来,人们重新意识到必须以实体经济为本,中国已经把粮食安全视为重中之重。以往在避重就轻的第三产业盛极一时中曾经被淡化了的基础工业和一度被听其自然的矿业,必能逐渐恢复应有的重要地位。

  第一产业的农业和矿业直接面对不可再造的自然资源及其产权,第二产业制造业涉及的只是已经商品化了的原料。改革开放中曾经偏重高新产业,于是就把矿业糊里糊涂地由第一产业改划为第二产业,让它和制造业并列,说是对外接轨。于是矿业就不再有第一产业农业那样的待遇,这就松动了国有矿业权的基础,再设立资源法规也缺乏底气。欧美歧视亚非拉国家对自然资源的所有权,靠掠夺后者的矿藏致富。欧美的矿业更象制造业那样的海内外操作,所以把矿业划入第二产业。维护国家主权的亚非拉国家都把矿业牢牢抓住。沙特等国有石油部,印度、智利、摩洛哥有能源矿业部。哥伦比亚新政府在民穷财尽的边缘把石油工业国有化是出于国情的需要。中国为何没有向维护矿业主权的亚非拉国家接轨而向欧美接轨,把矿业划入第二产业,是一个疑点。前地质矿产部朱训部长主张把矿业划回到第一产业是非常必要的。

  曾经公认的一种分类方案是:以自然界的土地和矿藏为物质基础的农、林、牧、渔和矿业通称为第一产业。以农、林、牧、渔、矿产品为物质基础的制造业通称为第二产业。以具备不同程度技能的人力为基础的服务行业通称为第三产业。另一种方案是把矿业纳入第二产业。事实上,传统的三个产业本身必须以某种或某些人力、物质和信息资源为自己运作的基础,而且从来是同多项学科形影不离的经济领域。从这个意义上说,任何经济活动都是人力启用物质和信息资源的经济行为。如果把矿藏勘查称为资源产业,那么耕地、林地、草原和水源勘查业也将同例,不过还需要加上开采、开垦和开发,才能提供商品矿、商品粮和其它社会性商品。综合起来看,那其实就是直接面对大自然的“第一产业”。单就矿藏或土地勘查业而言,它们都是不完全的第一产业。笔者非常赞同对第一产业的范围做出科学的界定,但是对其中的各个分项都在“产业”的目录上自立门户持保留态度。

  不是从矿业中,而是从三个产业的总和中,把开发矿藏的地质队和矿山企业分别独立出来另立门户是什么结果呢?如果这与某种经济权益的诉求有关,但愿探讨下去会把问题弄得更清楚。但是这种做法从起点上就把矿藏的勘查和开采都分别从一个大矿业中分割出去了。如果把鱼群探测从渔业中独立出来并入水体和海底观察,是否就能造就一个独立的“水体探测业”了?是否也有必要把采矿和伐木合成一个原材料业?即使造就了更多“产业”,人们也会把它们组合成为数不多的“产业群体”,其等级要相当于之前的三个传统产业,而使众多“新产业”降格,结果是若干专业和行业在名义上提升为“产业”而实质不变。在现阶段,如果商业性矿藏勘查仍然是地质勘查工作的主体,比较有把握的是把地质勘探和矿山开采都分别称为“专业”,合在一起称为“行业”,而对把它们分别都提升为“产业”持慎重态度。

  中国在铁铜矿石贸易中的弱势除因资源先天不足外,至少有两个人为因素在起作用,第一是部分经济工作者对钢铁和各种原材料长期需求曾一厢情愿地看低,致使小冶炼厂受需求诱导破土而出百禁不止,哄抬矿石现货市价;第二是这种倾向影响到开发国内资源的力度不够,结果被国外矿业公司抓住了可乘之机。更深层的原因是:对重化工在现阶段的基础地位低估了,东施效颦地追求轻巧赚钱的时尚,任从负重累累的矿业自主沉浮。各地拚命上小冶炼厂难免有好歹靠既成事实争投资的指望。尤其是放开矿业之后,大小矿山争夺有限的资源。在叫停非法小冶炼厂和小矿山的同时也需要反思前因后果,简单从事将难以见效。和三峡工程、青藏铁路、南水北调、防护林带类似,矿业是一个基础的部门,不仅靠不了市场调节,连宏观调控都不够用,必须以高瞻远瞩的国家计划来督导。如不见微知著及早对应,被动局面还会继续加深。

  为了杜绝矿难,新上任的省长往往兴冲冲地烧三把火。但市场需求斜拉开发权无序授受助长了有阴阳两面的官商混杂以利为本的恶性,这本来就不是以“安全生产”为使命者治得了的。强求安全使者救火,犹如导演另一场堂吉珂德,英雄气概将无效以终。根治这个摊子的办法是政府有关方面不拘一格,亲躬矿业,既控制开发权,也把丰厚的收益纳入国库。过去政府对矿业太放手了,现在需要承担更大责任,面对面地督导矿业。这就叫“解铃还须系铃人”。看起来,也许靠保守疗法越治矿难越多。等到谁都咽不下这个苦果之后,负责改革者才痛定思痛,决心大动干戈,从矿业体制方面下手。多数独联体国家的矿业也在走向市场,但政府对矿产储量和品位指标的管理并未放松。中国政府不包办矿业,不等于不需要督导,和在矿业中以法人的身份参股和控股。紫金矿业集团在这方面就有很成功的经验。

  国际战略学家张文木说,当前大国较量的焦点已经集中到自然资源的控制权上,这无疑是正确的。至于中国的自然资源相对于人口的紧缺,是否已经到了滥用资源者担不起责任的程度,还需要再作研究。中国保有的煤炭资源至少还可以开发数百年。但是为了求近求易,盗采者不顾保护人身、土地、水源和环境的需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冲过了泰山石敢当开山震虎,却震不动地方官,岂非咄咄怪事。自然资源的紧缺是现实的,但更加紧缺的是对紧缺资源的公有制意识和保护措施。

  和农业经济学一样,矿业经济学也是“穷人经济学”。不是已经有三农四矿之说了吗?每年开春上上下下都先讲农业。可除了矿难催人以外,何时又同等重视矿业了呢?矿山及其附近总是聚集着大批低收入者,因为只有他们才把采矿看得比生命还重要。每到矿山收尾,他们就要为生计发愁。在亏本的矿山,领导阶层从不为自己的前途担忧,矿工和家属子弟们则连糊口都成了问题。全国矿工已经是千万之众。加上他们的家属和周围的服务行业,矿业总人口何止上亿。若不当真研究以穷人为本的矿业经济学,甚至不利于社会的长治久安。

  勘查部门目前的主调是在找矿上搞突破,这当然重要,但也需要有人在用矿上搞突破,否则岂不成了“熊瞎子掰棒子,这头掰那头扔”?所以在用好矿藏中颇有发挥的空间。尤其可以把软科学当“庖丁解牛”的才干,从找矿探矿延续到采矿出矿,促进充分利用资源。

[1] [2] 下一页

关键词:矿产资源政策   公有资源产权   矿业开发   矿产产权   
  评论 文章“正确的矿产资源政策首先在于确认公有资源产权”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商业报道”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世界商业报道”,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该作品发表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商务部公布中国2010年部分金属的出口配额 锑
 2015年再生有色金属产量拟翻两番 工信部或推
 国土资源部称将继续向外资开放矿产资源行业 改革
 山东煤企清算职工股 能源业欲建亿吨大煤炭集团先
 中国金属原材料进口增加引发券商不同看法 纷纷解
 美国将恢复国内稀土矿场采矿作业 以应对中国限制
邮件订阅: